我的位置: 首頁 > 評論 > 正文

“死人貸款”敲響村鎮銀行的風險警鐘

    據《新京報》報道,河北省晉州市村民張煉軍,去世后竟然從當地的晉州恒升村鎮銀行“貸了款”。警方查明,2015年9月至2018年6月,恒升銀行股東趙良“指使和言語脅迫銀行人員,對銀行外部提供貸款資料不進行任何審查、入戶調查,編造貸款調查報告,制作貸款手續進行審批發放貸款”,涉嫌騙貸17114筆,共計26億元。而張煉軍就這樣在身后遭遇了“被貸款”。


    要知道,這家村鎮銀行的注冊資本只有5000萬元,而近三年間股東騙貸卻高達26億元!如果不是作為銀行大股東的甌海農村商業銀行介入調查,借假身份證的騙貸罪行不知道還要延續到幾時。


    這起個案的背后,是個別村鎮銀行放貸審核的全面失守,淪為了一場內部人的挖空盛宴,也可能成為誘發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導火索。而眾多金融意識、法律意識、自我保護意識差的農民則成為俎上魚肉。


    首先,必須扎緊村鎮銀行的風控籬笆墻,不能讓中央的“惠民”金融政策在基層被念歪了經。


    本來,旨在“支農支小”的村鎮銀行,是為補充完善農村信貸體系,擔當服務“三農”的重要生力軍,所以在貸款渠道、貸款抵押等方面做了更多惠農的彈性化處理,降低了貸款門檻,實現農村金融服務的可及性。但是,這不是不實施正常風控措施的借口,更不能讓銀行內部的蛀蟲借機監守自盜,將惠農金融服務變成瘋狂騙貸的道具。


    “死人貸款”事件中,晉州恒升村鎮銀行貸款審核的流程全線失守,從客戶經理、支行行長到總行授信部經理、再到副行長,誰都沒有履行正常的貸款審查程序,只管批準簽字,不作核實。甚至到取貸款的時候,犯罪團伙成員直接拿冒用的身份證到窗口取現金,根本不核實身份證。如此金融風控,保障無從談起是必然結果。


    其次,案件背后是地域性的公民個人信息資料保護的潰敗。本案的犯罪團伙成員表示:他在公司里見過一箱一箱的身份證復印件,上面全都簽過字、按過手印。他詢問這么多身份證復印件都是哪來的,說是“買來的”。可見當地倒賣公民個人信息、身份證復印件、簽名到了何種瘋狂地步。打擊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早在10年之前就被寫入了《刑法》,此類犯罪作為源頭性犯罪,早已成為洗錢、騙貸金融犯罪的重要環節,社會危害極大。


    于此而言,金融監管和公安機關應該向當地村民及時普及個人信息安全保護知識,讓村民繃緊管好身份證、不隨便簽名這根弦。當地更要凈化基層微環境,對于“收購”“借用”個人身份信息的違法行為,必須露頭就打,不能姑息。要明白,倒賣公民個人信息只是整個犯罪鏈條的冰山一角,絕不能忽視。


    村鎮銀行提供農戶聯保貸款,本來是幫助農戶解決生產經營、消費需求的,屬于普惠金融的重要形式。不少村鎮銀行也的確提供了更便捷的惠農金融服務。但是,金融風險控制的底線不容挑戰,貸款用途審核、身份核實、入戶調查、貸款現金發放的審核,容不得絲毫懈怠。“死人貸款”的鬧劇,在督促事后追責的同時,也敲響了村鎮銀行的金融風險警鐘。


     (來源:光明網)


作者  沈彬

編輯林  曉明

編審  馬剛

25选7玩法规定 香港麻将有多少张 江苏快3遗漏 老快3开奖走势图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4场进球开奖现场 天天爱海南麻将怎么下载安装 股票涨跌原因解读书籍 淘操盘 天天盈配资 血流成河单机麻将下载 快三历史开奖查询江西 北京极速赛车 影响股票涨跌的原因有哪些 股票基金净值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