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視頻 > 正文

巍巍青山鑒初心|惠水66歲老人盧安桃義務護林48載

  “來了,快進屋坐!”11月9日,在惠水縣濛江街道姚新村見到盧安桃時,她在家門口笑容滿面地等著我們道來。雖然頭發花白,腰也有些佝僂,但66歲的盧安桃面色紅潤,兩眼有神,說話聲音洪亮,中氣十足。

  “這片林子,我已經照看了48年了。”望著眼前那片蔥蔥郁郁的山林,盧安桃講起了自己與這片青山的故事。


盧安桃(右)和老伴梁益祥


  嫁入深山找出路 義務守林48載


  盧安桃與這片山林的緣分源于1970年。

  當時,生活在田壩里的姑娘盧安桃被父親“逼”著嫁進了山里的姚新村八組。

  “我家算是知識分子家庭,爸爸是老師,媽媽是村干部,我也讀過小學。爸爸看到這里太窮了,又都是文盲,就逼我嫁過來,希望我帶著大家找些出路。”盧安桃回憶說。


  “沒文化太吃虧了。當時我們這里只有五家人,沒人讀過書,沒人會寫字,分糧食都是平均分成五堆。”盧安桃的老伴,67歲的梁益祥回憶。

  勸孩子讀書,成了盧安桃幫助5戶人找出路的第一條路。

  “我還記得小時候盧伯媽來我家,拉著我的手,勸我媽送我去讀書。”姚新村八組群眾梁啟榮說,“雖然上學路遠,大家最多讀到初中,但好歹是讀了幾年書,有點文化了。”


  在盧安桃的多次勸說下,五戶人家的孩子早打著火把,走過山林,走十幾里路到山外的姚哨小學讀書。

  種樹,是盧安桃還想到的第二條路。“剛嫁進來的時候,山上稀稀疏疏的。樹少,地就不肥,莊稼就長不好。我就想著帶著大家種樹。”盧安桃說。

  “那個時候飯都吃不飽,沒錢買樹苗,我們就去山上摘松果,剝樹種,回來曬干之后種在山上。”梁益祥回憶,五戶人家起早貪黑半個月,種了一坡的樹。


盧安桃(后)和老伴梁益祥進山巡山



  “現在,樹都長高了,我帶你們去看。”說話間,盧安桃穿上了橘黃色的森林防火服,腰間別上一把柴刀,手上拿著一把刀面光亮,手柄光滑的鐮刀和老伴一起走向了山林。


  “1971年冬天,隔壁村的山林起火了。我好害怕燒到我們種的林子,就半夜喊大家起來打火、砍隔離帶,忙到第二天早上,終于是把火撲滅了。”回家之后,盧安桃翻來覆去睡不著,“以后起火怎么辦?林子要有人照看才行。”第二天大清早,她穿上解放鞋,帶上柴刀,開始了義務巡山護林。這一走,就是48年。

  “以前,我早上吃點東西,就去山上轉,一個來回10公里,回來就中午了。現在,我腿腳不好,不能每天都巡山,都是我老伴幫我巡山,我時不時地跟著一起走走。”48年間,盧安桃說,自己和老伴穿壞了上百雙鞋解放鞋。


梁益祥(左)抱著已經長大的松樹


  “你看,這是我們當年種的樹,一個人都抱不過來了。”巡山路上,盧安桃指著一顆粗壯挺拔的松樹說,梁益祥笑著張開手臂,丈量起了松樹。

  巡山路上,兩人邊走邊清理雜草、枯枝。“這片山林,我熟悉得很,這里有棵板栗樹。”盧安桃一邊笑著,一邊撿起樹下的野板栗遞給老伴。“那個時候,我去巡山,家里的事都丟給你了,也沒干多少活,你受累了。” 盧安桃笑著看著老伴。

  “你做的是好事,我肯定要支持你。力氣嘛,我有的是;錢嘛,有多少用多少。”梁益祥笑著說。

  齊心協力辟新路

  夕陽西下,盧安桃和老伴走出山林。看著平坦的通組硬化路,盧安桃的臉上笑臉盈盈。

  姚新村八組是整個姚新村地勢最高的村落,上山下山只能靠著50公分左右的小道,且四面環山,交通不便。

  “要改變大家的困境,就要先修路。”打定主意之后,盧安桃說干就干。1994年,她每家每戶去動員組里的勞動力開山辟路。


當年路修通時的合影


  “我還記得修路的時候,家家戶戶都積極,大家扛著鋼鉗大錘,早上出門,天黑了才回家。”盧安桃的小兒子梁啟全說。

  盧安桃拿著老照片,指著其中一張照片,笑著說:“這就是94年修好路請人拍的,組里的老老少少都在上面,大家都好高興。”

  2016年,在姚新村村委會的幫助下,水泥硬化路修到了八組,實現了小路變大路,解決了大家的出行難題。


當年通路時,盧安桃作為代表發言(資料圖)


  搬出大山謀發展

  “從2001我就開始寫報告,希望能讓大家都能搬出去,徹底改變貧困的生活。”盧安桃說。但,問題總是一個接一個,“這家舍不得土地,那家在村里面沒有地種糧食……”

  怎么辦?“大家不愿意搬,我就繼續動員娃娃到外面讀書。”因為學校遠,孩子每天走路上學,早出晚歸,家長心疼。慢慢地為了孩子讀書,組里的群眾陸續搬出了山里。

  截至目前,14戶74人完成搬遷,且在山外修建起了自己的新房子。


盧安桃(后排右五)參加黔南州婦女第六次代表大會留影(資料圖)


  “現在大家都走了,只剩下我和老伴在這兒了。我的三個兒子幾次接我下山,我都不去。我舍不得這片林子,我還要繼續留在這里守山林。”盧安桃說。

  “有些群眾到了清明要祭祖,沒人照看容易發生山火。一到節假日,我和老頭都很忙,他在下面坡守,我在上面坡守。”盧安桃說,自己最喜歡下雨天,因為不容易發生山火。

  “這么多年來我們村的山從未被燒過,如果發現附近其他村的山林發生火災,我就立馬打電話給組里的年輕人來幫忙撲火。”

  “2002年,我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黨組織相信我,家人支持我,我就能干到我干不動那天為止。”盧安桃笑著說。


盧安桃在清理雜草


  “盧大姐給周邊貧困的群眾傳遞正能量,積極傳輸靠自己才能走出去,不能等、不能靠更不能要的思想。”姚新村駐村工作隊隊長羅祝榮談起盧安桃,雙手都豎起大拇指。

  “等我50歲以后,就來接替父母繼續護林。”盧安桃47歲的大兒子梁啟福說。

  如今,1800余畝山林,在盧安桃及家人的守護下,安然生長。


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梁曉琳 陳楊

編輯 王遲

編審 楊韜

25选7玩法规定 江西水泥股票行情 本溪网上麻将平台赚钱吗 基金配资平台 贵阳捉鸡什么叫做叫嘴 麻将技巧顺口溜大全 福建十一选五一定牛 最安全的十大理财平台 丫丫陕西老麻子下载 中原风采22选开奖今天 000002上证指数 3d今天的开机号和 掌心福州麻将 香港麻将番数图解 打麻将下载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