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要聞 > 正文

【初心傳家寶】一張珍貴的老照片

文/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謝朝政


  6月26日,大方縣八堡鄉層巒疊嶂的青龍山下,一個叫鏵匠寨的苗族寨子,兩個年過花甲的老人坐在一棟看起來有些年歲的木房子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他們是親哥倆,年歲稍長的是哥哥,叫王奎江,65歲;另一個是弟弟,叫王奎興,64歲。


  聊著聊著,還算晴好的天空突然暗下來,緊急著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細細的雨絲像一根根透明的線,從老屋的瓦檐直掛倒地上。這樣的天氣,容易讓人生出懷念的情愫。


  此時的老哥倆確實在懷念一個人,他們的已經過世了33年的父親王義佳。有些佝僂的王奎興打開木箱子,拿出一個塑料口袋,打開層層包裹,取出一張有些泛黃的黑白照片。

  珍貴的老照片(資料翻拍)


  這是一張照于1936年2月16日的黑白照片。照片上,一位大個子與一群頭發綰著木梳,上身著四塊瓦短衫,下身穿半長筒褲,腿纏綁帶,足蹬布靴的苗族青年合影。


  “這個大個子就是王震將軍,有9個是我們六個苗寨選出的代表。另外5個是其他民族的代表。”王奎興指著照片自豪地介紹,“我父親也是代表之一,站在最后面。那時他才33歲,看起精神得很。”


  看著這張有些泛黃的黑白照片,老哥倆陷入了沉思中,他們的思緒飛回到83年前,飛回到那個動蕩不安的崢嶸歲月。

  王奎興(左一)指著照片上站在最后面的父親對哥哥王奎江說:“看,父親精神得很。”


  1936年初,紅二、紅六軍團長征進入貴州。2月6日攻占大定城(今大方縣),7日在大定建立了“中華蘇維埃人民共和國川滇黔省革命委員會”。2月9日解放畢節,紅六軍團部駐百花山福音堂。


  時任紅六軍團政委王震同志十分重視民族工作,派紅六軍團政治部巡視團主任謝友才(后改名謝中光)帶領兩個宣傳員深入到離畢節縣城八十余華里的大定八堡六個苗族聚居的寨子,做組織發動苗族群眾的工作,苗族同胞積極響應。


  王震知道后非常高興,希望苗族同胞派代表去畢節,他要見見他們。


  2月15日,六個苗寨推選出9個代表,由謝友才帶領到畢節見王震將軍。這9個代表便是李正芳、李德洪、王義佳、李義竹,李義貓、李義舍、馬文明、馬義早,馬小唧。


  “聽父親講,當晚,王震將軍準備了好酒好菜招待我們苗家的9名代表,并安排他們住宿。2月16日,王震將軍組織代表們開會,向他們宣講了黨的政策,鼓勵他們團結起來,拿起武器,堅決同反動派和土豪劣紳作斗爭。并與9名代表及5名其他民族代表一起留下了這張無比珍貴的照片。”王奎興介紹。


  回來的第二天,六個苗寨的自然領袖和骨干30多人聚集在上寨王國民家開會,“苗族獨立團”正式成立,李紹北任團長,李正芳任副團長,謝友才任政委,各寨成立一個游擊隊,并決定2月20日在八堡街上召開“苗族獨立團”成立大會。


  20日早上,李紹北、李正芳和謝友才及兩個紅軍宣傳員,帶領獨立團的青壯年們,打著紅旗,開赴離上寨六、七里路的八堡街召開“苗族獨立團”成立大會。當“獨立團”隊伍走到八堡街上時,突然遭到以保長陳繼常為首的民團襲擊,隊伍被打散,李紹北帶著謝友才沖出重圍。


  出事后的第二天,李紹北派李德洪、楊易昌到畢節去向王震同志報告,請求派紅軍到八堡來打陳繼常,給犧牲的紅軍報仇,為苗家撐腰。


  后來因為形勢所迫,紅軍撤離畢節,長征北上。王震叮囑苗族同胞要團結起來,繼續和反動派、土豪劣紳作斗爭。并將2月16日拍的照片交付李德洪、楊易昌帶回。


  紅軍走了,但是六寨的苗族同胞一直牢記王震將軍的囑咐,團結一致,與國民黨反動派進行抗捐抗糧等斗爭,盼望著紅軍回來,盼望著王政委回來。


  直到上個世紀80年代初,王震將軍看到了1936年照的那張老照片,他非常懷念照片上的苗族代表,于是囑托相關部門聯系找尋。幾經周折,王震將軍終于與六寨苗胞取得聯系。那時,9名代表就剩下王義佳和李義竹。


  “聽父親說,當初李正芳將王震將軍交與李德洪、楊易昌帶回的照片珍藏在房頂茅草中,因保管條件差,后來霉壞了。”王奎興說,“后來王震將軍看到的照片據說是從美國記者斯諾那里征集到的,珍藏于中央軍事博物館,我們手里的照片是翻拍的。”


  1984年7月18日,王震同志委托謝中光同志(時任江蘇省軍區副司令員)從江蘇南京來到大方看望了王義佳和六寨苗族人民。王奎興至今記得當時的情景,謝中光和父親王義佳都非常激動,雙手緊緊握在一起,久久不愿松開。


  1986年8月26日,王義佳因病逝世,王震安排辦公室人員打來長途電話表示哀悼,向王義佳的家屬及六寨苗族人民表示慰問,并委托大方縣委,為他向王義佳送個花圈。

  王奎興說,這就是1936年“苗族獨立團”成立時開會的地方。


  “父親自從受到王震將軍接見,拿起武器反抗反動派和土豪劣紳的那一刻起,他一生堅信,是共產黨解放了窮苦人民,是共產黨讓我們苗族同胞翻身做了主人,過上了幸福日子。”王奎江說,“從小,父親就教育我們,一定要聽黨的話,跟黨走。”


  1972年,王義佳決定把年僅18歲的王奎江送進軍營。“臨行前,父親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共產黨讓我們翻身得解放,過上了好日子。現在你18歲了,是時候報效國家了,到部隊要好好訓練,練好本領保家衛國。”


  謹遵父親的教誨,王奎江走進了軍營,成為了一名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士。在部隊,王奎江訓練刻苦,有任務總是沖鋒在前,在部隊期間立了三等功三次。1986年,在部隊服役了14年的王奎江退伍回鄉,成了一名鄉鎮干部,直到2010年退休。


  “無論在部隊,還是在鄉鎮,我都時刻把父親的話記在心上,聽黨的話,跟黨走,盡心盡力把工作干好。”王奎江的手摩挲著老照片上父親堅毅的臉龐,語氣篤定地說,這張老照片和父親的教誨,就是我們家的傳家寶,我會把它傳給我的兒子、孫子,一代一代傳承下去。(責任編輯:張婷)

  

 

25选7玩法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