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頁 > 市州縣新聞>畢節 > 正文

磅礴烏蒙拔窮根

  • 作者:吳秉澤 王新偉 鄭林華 楊 英 韓賢普
  • 編輯:胡嵐
  • 來源:畢節日報
  • 發布時間:2019-11-19 15:10:12

  貴州省畢節市七星關區碧海陽光移民新城


  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骔嶺鎮坪箐村村民在海拔超過2000米的高山生態有機茶園里采茶。


  20世紀80年代初的貴州省赫章縣海雀村附近生態惡劣,植被凋零。


  畢節試驗區不斷加大生態修復力度,森林覆蓋率由設立之初的14.9%增加到去年的56.1%。圖為赫章縣海雀村的萬畝林海。  


  31年前貧困落后的貴州畢節,破敗的景象依然能從老照片中覓得蹤跡。彼時畢節地區處于深度貧困狀態,“人窮、地乏、環境惡劣”,經濟社會進程緩慢。然而,31年后,畢節試驗區累計減少貧困人口630.9萬人,貧困發生率從56%下降到5.45%,森林覆蓋率由14.9%上升至56.1%。這種巨大的變化是如何實現的?其中的艱難困苦又如何克服?帶著這些問題,記者深入貴州畢節進行了蹲點調研——


  日前,記者沿著新建的盤山柏油路,驅車進入云貴交界處的貴州省畢節市赫章縣河鎮彝族苗族鄉海雀村。白墻青瓦的漂亮民居,高低錯落、櫛比相連。


  30年前“山山黃土裸露,家家茅草破屋”的破敗景象,只能從村委會旁的文朝榮事跡陳列館內幾幅老照片中覓得些許蹤跡。去年,海雀村森林覆蓋率超過70%,人均純收入突破萬元關口,達到10611元。


  海雀村的巨大變化,是貴州省畢節試驗區成立31年來發展成就的一個典型代表。31年來,畢節試驗區堅持開發與扶貧并舉、生態恢復與建設并進、人口數量控制與質量提高并重,實現了群眾生活從普遍貧困到基本小康、生態環境由不斷惡化到明顯改善的跨越。


  數據顯示,畢節試驗區成立31年來,累計減少貧困人口630.9萬人,貧困發生率從56%下降到5.45%,黔西、大方兩縣按照國定標準實現“脫貧摘帽”;森林覆蓋率由14.9%上升至56.1%。


  畢節試驗區的巨大變化,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滄桑巨變的一個縮影,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現代化建設取得歷史性成就的一個縮影,也是貴州經濟社會發展大踏步前進的一個縮影。


  脫貧復綠困難重重


  “烏蒙磅礴走泥丸。”貴州畢節,地處烏蒙山區腹地,紅軍長征時曾在此輾轉戰斗并組建貴州抗日救國軍。


  這片紅色的土地,也是全國出了名的“窮”地方。轄區巖溶地貌與非巖溶地貌交錯發育,山高坡陡、地形破碎,莽莽群山讓生活在其中的群眾吃盡了苦頭。畢節曾被聯合國有關機構認為是“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


  在新中國成立后的相當長一段時期內,由于國力不足,國家對畢節等貧困地區的支持能力有限,交通、水利等基礎條件改善步伐緩慢。據1994年出版的《畢節地區志·交通志》記載,到1975年,畢節公路通車里程僅為3455公里,絕大部分農村不通路。當地第一條連結區外的二級公路——大方縣至四川省納溪的公路到1987年12月份才得以動工。


  此外,群眾受教育程度低、文盲多,也限制了畢節地區的發展。因此,新中國成立后的很長時期內,畢節地區一直處于深度貧困狀態,“人窮、地乏、環境惡劣”,經濟社會發展緩慢。


  上世紀80年代中期,受益于黨的改革開放好政策,我國農村改革發展取得了顯著成就,1984年全國糧食生產登上新臺階,當年全國人均糧食擁有量達到400公斤。但是,大山深處的畢節還是老樣子,石漠化、風沙大,烈日懸空雨難下。七分種、三分收,苞谷洋芋度春秋。


  在文朝榮事跡陳列館里,一份題為《赫章縣有一萬二千多戶農民斷糧,少數民族十分困難卻無一人埋怨國家》的內參影印件,讓記者對1985年春夏之交的海雀村有了更為具象的認識:“安美珍大娘瘦得只剩枯干的骨架支撐著腦袋。她家4口人,丈夫、兩個兒子和她,全家終年不見食油,一年累計缺3個月的鹽,4個人只有3個碗,已經斷糧5天。”


  如何攻克畢節的貧困,破解一方水土養不活一方人的難題,始終牽動著黨中央領導的心。


  畢節的出路在哪?1988年6月份,經國務院批準,畢節試驗區正式成立,將“開發扶貧、生態建設、人口控制”確定為三大主題,這是我國首個在貧困地區建立的開發扶貧、生態建設試驗區,揭開了畢節修復生態、決戰貧困嶄新篇章。


  貴州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肖章杰認為,畢節試驗區的“三大主題”,綜合辯證地處理了經濟發展與資源環境和人口的關系,抓住了畢節地區貧困的主要矛盾,找準了喀斯特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緩慢的“痼疾”。


  “綠毯子”和“綠色銀行”


  走一趟松林坡十多公里的巡山路,看看當年親手種下的松樹,幾乎是畢節市黔西縣林泉鎮海子村村民魏開華每天的“必修課”。


  “吃夠了破壞生態的虧,失而復得更懂珍惜!”魏開華告訴記者,經歷了大煉鋼鐵、毀林開荒后,海子村到上世紀80年代末森林覆蓋率已不到8%,“海子一天天‘干涸’下去”。


  1989年,魏開華從林業站背回50多公斤華山松種子,精心育苗、悉心栽培,幾年后松林坡上重新長滿了松樹。從那之后,守護這片綠成為魏開華和鄉親們畢生的重要工作之一,至今已經整整30年。


  試驗區成立以前,畢節人口膨脹、糧食短缺,為了生存,人們紛紛把鐮刀、鋤頭伸向大山,大面積開荒種地,“開荒開到天,種地種到邊”,使得本就脆弱的生態環境雪上加霜。但是,廣種并未有效增收,遍布山間的麻窩地,“掛”在陡坡上的旮旯地,全是跑水、跑土、跑肥的“三跑地”,“春種一坡,秋收一籮”,產量極低,最終陷入“越墾越荒,越荒越墾”的惡性循環之中。


  為打破這種生態怪圈,畢節先后實施荒山造林、天然林資源保護、退耕還林、石漠化治理等10多項生態建設工程,累計治理石漠化面積1367.9平方公里,使得森林覆蓋率年均增長1個以上百分點,森林面積從1988年的601.8萬畝增加到目前的2261萬畝。


  在海雀,面對揪心的窮山惡水,以及連年水打沙壅的生態災害,老支書文朝榮堅信“只要山上有樹,就能擋住風沙,山上有樹就能保山下,有林才有草,有草就能養牲口,有牲口就有肥,有肥就有糧”,踏破門檻、磨破嘴皮,動員村民植樹造林。從1986年冬天起,文朝榮身先士卒,帶領村民向“和尚坡”發起沖鋒,連續奮戰三個冬春,造林1.16萬畝,使得全村30多個山頭再次披上綠裝。


  既要生態美,也要百姓富。畢節在植樹造林、綠化荒山過程中,探索出了“五子登科”立體生態建設模式,即山上植樹造林“戴帽子”,山腰坡改梯配經果林“拴帶子”,坡土種綠肥蓋地膜“鋪毯子”,山下多種經營“抓票子”,基本農田集約經營“收谷子”,有效遏制了水土流失,改善了生態環境,促進了經濟發展。


  文朝榮當年帶領村民種下的萬畝松林成了富民增收的“綠色銀行”。據海雀村黨支部書記文正友介紹,該村林木的估值超過8000萬元。“人均經濟存量10萬元左右,現在僅采摘松果一項就能讓部分農戶每年收入五六千元。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人多地少的畢節市七星關區清水鋪鎮橙滿園社區,30年瞄準水果產業持續發力,將光禿禿的“和尚坡”變成了“花果山”。社區黨支部書記張安福告訴記者,社區目前種植有柑橘、橙子以及桃、李、梨等水果7500余畝,“一年四季都有水果上市”,村里年收入超過10萬元的家庭達400多戶,“保守估計,村民年人均純收入在1萬元以上”。


  在外經營煤礦的納雍縣骔嶺鎮坪箐村村民譚正義,2009年回村將雜草叢生的神箐大山流轉過來建設茶園,經歷數次失敗,花費5年時間在海拔超過2000米的高寒山區種活了茶苗,并最終將荒山打造成了“豬—沼(電)—茶—草”循環發展的生態有機茶園。如今,譚正義的近7000畝茶園已全部通過有機認證,帶動近200名村民穩定就業。


  畢節市林業局局長喻祖常表示,該市當前的生態修復任務仍舊繁重,全市還有400多萬畝陡坡耕地和嚴重石漠化耕地需要退耕還林。下一步,畢節將全力抓好國土綠化工作,確保到2020年森林覆蓋率達到60%,同時大力發展綠色經濟,增加“綠色財富”,保持經濟綠色增長。


  扶貧手段多管齊下


  晌午時分,畢節市七星關區碧海陽光移民新城車水馬龍,甚是熱鬧。在活動廣場上,一些居民和著音樂拍子翩躚起舞;民族工藝品加工作坊里,女同胞飛針走線,一會兒工夫一個繡包就現雛形。


  “沒花一分錢,帶著衣服、被褥,就住進了新樓房。”說起今天的日子,52歲的王超洋連連表示“沒想到”。此前,王超洋住在離七星關城區50公里之外的田壩鄉遠山村,村里不通公路,信息閉塞,“務農缺地,打工無門,鄉親們的日子過得很清苦”。


  去年7月份,王超洋和寨子里的鄉親們一起搬進了碧海陽光移民新城,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看病上學都方便,干部還給我們培訓,幫我們找工作,不少人在城里有了穩定收入,我們都有信心把日子過好。”王超洋告訴記者。


  據了解,碧海陽光移民新城占地約1037畝,建設安置房141棟7260套,156個自然村寨的群眾將整體搬遷入住,計劃搬遷安置6381戶28994人,其中貧困人口5487戶24995人。


  七星關區生態移民局副局長、碧海陽光移民新城管理服務中心副主任謝勇表示:“通過將貧困群眾搬遷至城區并提供培訓,幫助他們穩定就業,一舉實現‘挪窮窩’‘拔窮根’。”


  畢節貧困人口多、貧困面廣、貧困程度深,是貴州決戰脫貧攻堅的難中之難、艱中之艱。在狠抓生態修復的同時,該市堅持以脫貧攻堅總攬經濟社會發展全局,持續向貧困發起沖鋒,不斷取得新成績。


  決戰脫貧攻堅,畢節立足“普遍貧困”實際,著力補齊基礎設施短板。經過30年不懈努力,畢節逐步形成了“鐵、公、機”立體交通網絡,實現了組組通水泥路(柏油路),農村連戶路和院壩“兩硬化”基本全覆蓋;“縣縣有中型水庫”,農村飲水安全工程、農村電網改造、農村通信設施實現全覆蓋,群眾生產生活條件持續改善。


  加快產業轉型升級,是打贏脫貧攻堅硬仗的關鍵。30年來,畢節結合氣候條件,根據市場需要大力發展山地特色高效農業,推進產業化扶貧,建立了草地生態畜牧、馬鈴薯、反季節蔬菜、高山生態有機茶、中藥材、核桃等多個特色農業產業基地,培育出了一批中國“核桃之鄉”“櫻桃之鄉”“天麻之鄉”“竹蓀之鄉”等特色產業縣、鄉(鎮),打造了“烏蒙山寶·畢節珍好”農特產品公共品牌,貧困群眾自身“造血”功能持續增強。


  畢節市農業部門數據顯示,該市目前有農業園區326個,其中省級農業園區9個;家庭農場、專業大戶543家,合作社14064個,市級以上龍頭企業334家,覆蓋貧困人口65.7萬人。


  同時,畢節大力推進新型工業化和山區特色城鎮化,煤電化加速發展,新能源汽車從無到有,工業實現了從“煤電唱戲”向裝備制造、生物醫藥、新能源開發縱深推進,產業結構實現了從“‘三農’獨舞”到“四化同步”的轉變。


  去年6月份,黔希化工年產30萬噸煤制乙二醇項目正式建成投產,標志著畢節工業經濟正積極從資源依賴型向創新驅動型轉變,從過去的挖煤賣煤穩步向火電、煤化工、新型建材等產業轉型,煤炭能源價值的倍增效應正在顯現,對脫貧的推動作用不斷加大。


  “畢節目前仍是貴州脫貧任務最重的地區,脫貧攻堅、同步小康是畢節當前最重要的任務。”畢節市市長張集智表示,該市將根據脫貧需求全面補齊短板,確保2020年7個貧困縣按照國家標準全部摘帽、1981個貧困村全部出列、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與全國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原載于《經濟日報》2019年11月18日第10版)


  采訪札記


  最大的變化是人的精氣神



  貴州省赫章縣河鎮彝族苗族鄉海雀村是記者此次蹲點畢節試驗區所到的最后一個村莊。這里松濤陣陣,白墻青瓦,高低錯落、櫛比相連,處處可見興旺的景象。


  與記者四年前到訪時相比,海雀村又有了新變化。全村整體脫貧,告別了千百年來的絕對貧困;水泥路沿著山坡蜿蜒盤旋,通到每一戶家門口;蘋果園里,來自山東的技術工人正在指導農民給樹苗消毒除菌……


  讓記者感到變化最大的還是人的精氣神,從村民的談吐中能感受到他們由內而外表現出來的自信。曾經的貧困戶王光德當上了護林員,家中土地流轉種植蘋果,加上子女外出務工,年收入超過10萬元。他自豪地告訴記者,家里已買了三輛車,誰再說自己是貧困戶跟誰急;羅招文將新建的房屋辦成了鄉村旅館,“以前擔心吃和住,如今為兩個兒子沒成家犯愁”……


  “貧中之貧”海雀村的華麗嬗變,是畢節試驗區成立31年來滄桑巨變的生動寫照,更是一個有著近14億人口大國不懈消除貧困、追求共同富裕的生動寫照。


  畢節曾被聯合國專家視為“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方。自1988年畢節試驗區成立以來,畢節兒女面對落后的發展條件,不怨天尤人,不等靠觀望,始終保持奮發有為的精神狀態,積極投身建設熱潮,努力探索人口、資源、環境協調可持續發展路子,破解了“越生越墾、越墾越窮、越窮越生”的惡性循環怪圈,擺脫了人口膨脹、生態惡化、經濟貧困三大難題,走上了科學發展之路,創造了人間奇跡。


  三十年花謝花開,三十載月缺月圓。撫今追昔,一代代畢節人的共同步履、共同心聲,感動并激勵著仍在為加快發展而奮斗的人們。一個富裕安康、和諧美麗的新畢節,正從恢弘的構想變為現實。


25选7玩法规定 闲来麻将免费房卡 微乐麻将辅助神器 腾讯欢乐麻将有没有挂? 微信陕西麻将外挂 股票涨跌幅有没有限制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601857 8月16日股票推荐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股票卖出的价格可以自己定吗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询五元买中石油股票 闲来陕西麻将正式版ios下载 蜂窝配资 重庆麻将 微乐捉鸡麻将如何只赢不输 贵州奕乐捉鸡麻将 富盈门财富 上海明星麻将最新版